若白:围甲江苏队生死未卜 能否起死回生?

  据 若白007 报道

  这两天笔者心里郁闷得很,原因是我们的江苏围棋男队,因为没有拉到赞助,有可能在4月份无法报名参加围甲联赛,棋队将面临解散的厄运。号称“苏大强”的江苏,大大小小的企业非常多,入围世界和中国500强的也不少,为啥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出手支持这支围甲联赛中的强队呢?

  事实上,江苏企业中赞助围棋大赛的还真不少,譬如中国大陆最先创办的世界围棋大赛——春兰杯,就是春兰集团出资的;梦百合杯世界围棋大赛,也是江苏南通如皋的一家规模并不很大的企业赞助的,其董事长倪张根是一位超级棋迷;国内的威孚房开杯,是无锡一家房地产公司冠名的。

  江苏围棋队是围甲联赛上的一支劲旅,在围甲历史上先后两次登上冠军宝座,2021年度获得第四名,目前的主力队员有:世界大赛双冠王芈昱廷九段、实力派大将赵晨宇九段、曾经获得阿含桐山杯和威孚房开杯冠军的黄云嵩八段、中坚棋手陈贤八段。

  芈昱廷夺得梦百合杯

  纵是如此,在寻找赞助商的过程中,江苏队依然比较坎坷,2010年重回围甲时,在本省没能找到“婆家”,所幸后来远在千里之外的大连的一家企业拔刀相助,最终棋队冠名为大连上方队,只不过双方合作得并不愉快,还闹出欠薪的丑闻,以至于当时“委身”该队的柯洁后来在自媒体上发布讨薪檄文。

  2015年华泰证券公司接手,江苏围棋队更名为华泰证券江苏队,但现在看来双方的合约已经到期,鉴于围棋是一个小众项目,对公司的声誉并无很大的价值,因而这家证券公司不再想当“冤大头”。

  放眼围棋大赛和围甲队伍的赞助商,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公司董事长是围棋的超级爱好者,乐意为围棋项目摇旗呐喊,出钱出力,这个类别是最多的。除了我上面提到的之外,还有应氏杯的创办者应昌期先生,曾经长期赞助围甲联赛的金立集团(现已破产)董事长刘立荣,主办百灵杯世界围棋大赛的百灵集团董事长姜伟,等等。

  二是企业出于宣传广告的需要而出手的。譬如韩国的三星杯和LG杯,因为两家公司在中韩两国都有大笔的业务,需要扩大知名度,而新办围棋大赛的资金需求并不是很大,也许再加上围棋界某些大腕的撮合而出台落地。

  三是当地政府出于文化宣传或旅游资源推广的目的而亮出大手笔。最经典的就是今年5月将要揭幕的浙江衢州烂柯杯,以及四川成都的天府杯,和开封的文投杯国手赛。

  目前围甲队伍所在的俱乐部,进行商业化运作的基础还不牢靠,时机还不成熟,主要的原因就是,关心、支持围棋这一国粹的人员基数还不庞大。说句实话,城乡大地的棋牌室遍地开花,打麻将、斗地主玩得不亦乐乎,而下围棋的还是屈指可数,愿意奉献钱财的更是凤毛麟角。

  次要的因素是,围棋界自身的品牌宣传和推广工作也没有做到位,典型的是国际围棋联盟和国内顶级的围棋协会都没有把自己的网站建设好,两者我都登陆过,前者是英文的天地,我虽然大学毕业时达到英语四级,但现在早已还给了老师,因此是两眼一抹黑;后者资讯极其简单、更新相当缓慢,以至于我只能忍痛割爱。

  对于江苏围棋队窘迫的现状,笔者提出三个建议:一是向省文体局汇报,争取由官方出面联系相关企业,力争找到热心围棋或公益事业的赞助单位。二是充分发动省内各类围棋协会,物色有意愿赞助的单位。三是实行自救。万一拉不到赞助的话,也要竭尽全力自我拯救,避免以散伙收场。

  围甲华泰证券江苏队

  自力更生的具体举措有,其一、争取上级部门下拨一定的资金援助,压缩不必要的开支,准备过苦日子,棋手自愿降薪以渡过难关;其二、实行会员制收取会费,发动各级围棋协会进行自愿捐赠;其三、对资金需求化整为零,可以派遣一些人员去多家单位,争取一些资金援助,不管多少都不要嫌弃。其四、制定长远规划,选派俱乐部公关人员和队内高手主动出击,与棋迷、围棋组织、企业、学校等进行互动,多多交流,增加友谊,拉近彼此的关系。

  江苏是文化经济大省,其GDP仅次于广东省,高居全国第二位,假如大家群策群力的话,应该能够找到解决之路。假如江苏队真的解散的话,那么这就是“苏大强”的一桩不折不扣的糗事。

  作为江苏人,作为痴迷于围棋的资深爱好者,我期待这一事件能够圆满解决。

Author: admin